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快捷导航

联系我们
地址: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龙凤南大街153号
邮编:033000
电话:086-0358-8211657
传真:086-0358-8211657
邮箱:hangtian2000@126.com
网址:http://www.jqlawfirm.com
QQ群:409443650
友情连接
当前位置: 首页-典型案例
车某故意伤害致死案相关材料
发表日期:2013/1/29 11:35:35 浏览次数:1481
一.案情简介:
     2011年1月12日晚上11时许,车某在其家中与妻子杨某发生争吵,后将杨某拉至火炉旁,用火柱对毫不反抗的杨某进行了长时间殴打,致杨的四肢青紫,左小腿流血,车某却置之不理。2011年1月15日8时许,杨某因伤重在家昏迷不醒,车某发现后,才叫来其弟将杨某送至县医院治疗。当日下午因伤情严重又转至市人民医院抢救,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18时45分死亡。
 
二.辩护词:
 
     律所接受被告人亲属的委托,并征得被告人车某的同意,指派我们作为其一审辩护人,今天出庭参加庭审。接受委托之后,本辩护人查阅了相关的案卷材料,会见了被告人,结合刚才法庭调查所查明的事实,发表辩护意见如下,请予采纳:
     我的辩护观点是:本案应按证据不足、指控被告人罪名不能成立,判决被告人无罪。
     在刚才的法庭调查中,公诉人认为被告人不能如实供述,认罪态度不好。对此我作为辩护人不能认同。我国刑诉法明确规定,被告人的自我辩解不能认定为不如实供述罪行,也不能认定为认罪态度不好。
     下面我就被告人的行为和因果关系两方面陈述我的辩护理由:
     一.关于行为
     公诉机关予以证明车某殴打被害人杨某的证据,只有被告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再无
旁证。那么,证明杨某是被车某打伤这一事实的证据就是孤证,且还是被告人供述!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基于此,本辩护人认为,单就目前公诉人提供的单一孤立的证据,从法律层面上不能认定被告人车某在2011年1月12日晚故意伤害被害人杨某这一事实。
     二.关于行为与结果的因果关系
    (一)   客观事实方面被害人杨某的死亡原因
     1.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检验报告……
     2.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报告书……
     3.     县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
     经辩护人查阅相关医学文献及多名资深医师及法医咨询,肾功能衰竭是指……具体医
学指标非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所能详细陈述清楚的,但该种病人肾功能损坏、肾组织受损、肾功能不全是必然的前提条件。
    治疗措施主要是……
    但是,让我们来看一看被害人去了县人民医院后该院是怎么治疗的?
    ……
    市人民医院又是怎么治的呢?
    ……
    而以上用药除尼可刹米、洛贝林为抢救用中枢神经兴奋剂没有明示对功能有损害外,从地塞米松到利多卡因五中均对尿路阻塞,肾功能障碍者有损害。
    那么,县、市两级医院为什么要这么治呢?他们并非想故意杀人,他们也想治病救人,但是,他们是依他们的诊断创伤性休克,脑疝、脑梗塞进行的治疗。
    既然县、市两级医院经检查被害人活体各项指标CT、血、尿等第一手资料均未检出肾功能的损害、挤压综合征,那么,法医鉴定是从尸体检验得出的挤压综合征导致肾功能衰竭死亡,就没有医学诊断为基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前提条件和结论严重不符,法医鉴定没有考虑医院治疗(介入因素)这一客观事实,结论不一定真实。
    假设法医鉴定结论正确,由于法医是检查的被害人尸体,被害人的尸体是经过县、市二级医院历时7个多小时,用药十五六种以上之后的被害人身体组织,县、市两级医院,特别是县人民医院几乎全部用药都对被害人肾功能予以损坏,不要说被害人体质原本不怎么健康,并且又受到肢体伤害、心理伤害,就是一名体格健康的运动员,我想也很难能抵抗这么大剂量的正好与其疾病相反的用药。以此推论,即便法医鉴定是正确的,医院的相反治疗也不能排除其恰恰是导致被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当然,这种情况应属医疗事故)。如果是这种情况,被告人不但无罪,并且也是被害人,相关医院应为此承担相应的医疗责任。
    从以上两方面分析,由于活体医学诊断与尸体法医检验的相互矛盾,依据逻辑的基本原理,二者也许有一为正确,或者均是错的,不可能二者全是对的。但是,不论是哪种情况,以法医鉴定结论来证明被害人之死亡是由被告人的行为所致,目前的证据是严重不足。
    (二)   刑法理论上的因果关系
    我国刑法理论一般认为,因果关系是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一种引起与被引起的
关系。在因果关系的发展过程中,如果介入第三者的行为或者特殊自然事实导致了结果的发生,那么,前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便中断。在行为人的行为介入了第三者或者第三人的行为导致结果的场合,要判断某种结果是否行为人的行为所造成时,应考察行为人的行为导致结果发生的可能性大小,介入情况的异常性大小,及介入情况对结果发生作用的大小。
    结合本案,只有依法排除了两级医院的治疗行为这一介入因素与被害人杨某的死亡结果可能存在的因果关系,才能认定被告人车某的行为与被害人杨某的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但就目前的证据而言,并不能排除两级医院的治疗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可能存在的因果关系,当然也就不能让被告人车某对杨某的死亡负责!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综合全案控辩双方现有证据,被告人车某于2011年1月12日晚11时许在其家中殴打被害人杨某的事实不能予以认定;杨某的死亡结果与被告人车某仅在腿、胳膊四肢殴打的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更是模棱两可,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均不能予以认定。辩护人建议法庭充分考虑我的意见,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谢谢!
                                                                             辩护人:张建中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地址: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龙凤南大街153号 邮编:410011 邮箱:hangtian2000@126.com
电话(传真):086-0358-8211657 办公电话:086-0358-8211657 晋ICP备07456792号